销售热线:0510-82693295

无锡布鲁艾尔系统装备有限公司

工人施工管道爆炸被烧伤 等钱治疗雇佣方尚未赔付

2017-5-20 14:55:15 阅读 1228


  南都讯 来自广西的廖遗松在中山打工,主要以拆装通风管道等设备为业。今年5月14日,廖遗松与另两名工友在施工时,管道突发爆炸,致使三人受到不同程度的烧伤。其中廖遗松被医院诊断为全身60%面积烧伤,目前正在中山市人民医院接受治疗。其家属表示无钱支付数十万医疗费,希望涉事公司做出赔偿,以及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。南都记者了解到,当地安监部门已介入此事,但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,但伤者的治疗不会被耽误。

事故

管道突爆炸致严重烧伤

今年是廖遗松在中山打工的第二年,32岁的他来自广西,与妻子岑女士育有两个儿子,其中最小的10个月大,尚在襁褓中,大儿子也只有3岁半。岑女士表示,她是家庭主妇,家中的一切经济来源都是依靠廖遗松一人。

为赚取生活费,廖遗松以接日薪200元左右的临时工作为主,闲时还会开摩托车载客。今年5月3日,中山市天昊环保设备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天昊公司)聘请了廖遗松等几名临时工,到中山市祥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祥禹公司)进行拆装风管与设备的工作。

5月14日,跟往常一样,廖遗松与工友配合拆除管道。当他们在二楼车间更换除尘设备时,管道发生了爆炸,并引起整个厂房失火。与廖遗松配合施工的黄先生告诉南都记者,他们施工的车间放置着大量办公室耗材,其中包括打印机耗材原料。黄先生表示,拆除第一根管道时情况一切正常,爆炸是拆除第二个根管道时发生的。

“当时他(廖遗松)在上面拆管道,我和另一名工友在下面托着管道,爆炸发生的时候,我们一下子就被炸飞了,完全来不及反应。”黄先生说,由于车间放置着大量易燃物品,管道爆炸后车间在短时间内起火。“我们反应过来之后马上就往外跑了。”黄先生与另一名工友距离爆炸点的位置较远,两人的手臂也被烧伤,但并未入院。

原因

疑因配电箱短路爆炸引火灾

据三乡镇宣传办介绍,中山市祥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租用金湾街23号工业厂房二、三层楼,大约700平方米,主要生产电子配件、打印耗材碳粉盒等产品。三乡镇宣传办表示,爆炸发生后大火几乎蔓延至整个厂房,过火面积约500平方米,主要着火物质为打印机耗材原料。

南都记者从岑女士提供的现场照片中看到,事发现场火势很大,浓烟滚滚。南都记者从消防部门了解到,事发后,三乡镇启动应急预案,各职能部门赶赴现场开展灭火救援、抢救人员、引导交通、疏散群众等相关工作。中山市消防支队迅速调派各镇区12支消防队,出动了共22台消防车,110名消防员到场处置。伤者在三乡医院接受初步处理后,转送中山市人民医院作进一步治疗。

三乡镇宣传办表示,事故原因初步怀疑在作业过程中,二楼配电箱短路发生爆炸引起火灾。具体起火原因和直接经济损失需进一步调查。

黄先生说,其与廖遗松合作施工的除尘器在施工时有电线连接着插座,但其不确定施工时该设备是否通电。

伤者

急需数十万医疗费继续治疗

5月16日下午2点30分,南都记者在中山市人民的重症监护室外见到了廖遗松的家属。一个小时后,廖遗松从重症监护室转至普通病房。病床上的廖遗松全身包裹着纱布,只露出双手和双脚,面部也被一定程度烧伤。南都记者看到,廖遗松安插着呼吸管和喉管,无法开口说话,但是意志清醒,可以用纸笔简单表达自己的需求。

岑女士出示的中山市人民医院疾病证明书中显示,由于廖遗松的病情危重,需要多次手术治疗。院方表示拟在5月18日进行的首次清创植皮术,该次手术的费用为20万元。“我们没有钱付医疗费,现在没有交任何费用,都是家人帮我们在医院做了担保。”她表示,截至16日,医疗费已超1.4万元。

“别说医疗费,我们的正常生活都成了问题。”岑女士告诉南都记者,今年3岁半的大儿子开始上幼儿园了。如今家庭断了收入,没有多余的钱承担学费,只能让大儿子休学回到家中。

据岑女士介绍,廖遗松父母健在,此前,由于家中经济紧张,廖遗松的母亲需在广州打工。往日里廖遗松与弟弟妹妹感情深厚,家人得知其情况后,都从外地赶来中山,并最大的能力给予了帮助。“现在他们也没有再多的能力帮我们了。”面对高额的手术费用,廖遗松的妹妹表示,曾考虑组织家人卖血筹钱,但医生表示其身体体质不合适。

目前,廖遗松的妹妹已发起轻松筹为廖遗松筹款,截至5月17日中午,已筹得53867元,但后续所需医疗费高达数十万元。岑女士表示,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,帮助他们渡过这个难关,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。

同时,岑女士也提出疑问,由于丈夫廖遗松是在工作中受伤,天昊公司与祥禹公司是否需要在此次事故中承担一定的责任?

安监部门

伤者的治疗不会被耽误

据三乡安监部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目前,当地已介入此事,但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,目前尚无定论。他还介绍,尽管事件仍处于调查中,但伤者的治疗不会被耽误,“政府相关部门已经跟医院方面进行了协调沟通,以保证伤者能及时得到治疗”。

律师说法

天昊公司应承担相应责任

广东雅商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封谟喜表示,本事件中廖遗松的受伤,原则上建设方(即祥禹公司)不需要承担责任。但对于爆炸事故的发生,相关部门可能会追究建设方的行政责任,如处以相应罚款。

对于天昊公司是否需承担相应责任,封谟喜表示,由于廖遗松与天昊公司之间存在雇佣关系。廖遗松在施工中受伤,天昊公司应根据其与廖遗松具体的雇佣关系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各方回应

雇佣方天昊公司:

暂时无回应

“聘请廖遗松等人的天昊公司负责人在事发后马上离开了事发地。”岑女士表示,该负责人得知爆炸起火事件后,未曾询问受伤人员的情况,“从事发开始我们就一直联系不上他,警方那边说已经找到他(天昊公司负责人),并让他回来解决问题。”

昨日下午2时50分许,南都记者致电天昊公司负责人钟模,其表示正在三乡镇公安分局鹤湾派出所,需等警方了解完情况以后再与记者沟通。但直到截稿为止,对方仍未再联系记者。

建设方祥禹公司:

工厂已倒闭,无钱赔付

另外,岑女士告诉南都记者,祥禹公司目前尚未结清施工费用1万余元。对于爆炸事故导致的施工人员的受伤,岑女士表示,该公司负责人称,公司目前无多余资金赔付受伤人员的医疗费用。

祥禹公司负责人李先生表示,经过5月14日的一场大火,如今工厂被烧得“一干二净”。对于该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,李先生表示,工厂已经倒闭,正在遣散工人,目前有两个多月的工资需要给工人发放,“我现在已经把家里的,和自己的一点钱都拿出来了,但是还有20多个工人的工资没钱发了”。

李先生多次强调,他要首先保证工人的利益,“厂里还有残疾人,尽力把工人的工资都结完,得保证他们的生活”。

对于火灾造成的经济损失,李先生表示尚未进行计算。李先生告诉南都记者,厂房被大火烧毁后,房东也正要求他赔偿。“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,我自己这个月的生活费都没有了,只剩600多元了,过多几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对于廖遗松在工厂施工受伤一事,李先生表示,在事发当天,他曾为廖遗松交付过一定的款项。“他转院的时候,由于我要接受公安局、消防等部门的调查,我派了厂长买了些东西去慰问他。”

“他们(廖遗松家属)说我没有给员工买保险,但是他们不是我的员工啊。”李先生表示,其工厂的员工都有购买保险,厂房也有制定相应的安全生产制度。李先生认为,廖遗松等施工人员并不是祥禹公司的员工,因此受伤的施工人员应追究其雇佣公司天昊公司。

李先生还表示,目前他已经没有财力来处理相关事情。但其家中有一枚爷爷留下的民国十年的“袁大头”,他愿意拿出来售卖,所得资金将会用于支付员工工资、赔偿房东等,“也会拿出一部分给伤者”。

在线客服

实验室产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工业产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办公产品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